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进出俄罗斯

2016-6-26 17:48:18 阅读71 评论0 262016/06 June26

写完《今日的红场、克林姆林宫》,总觉得意犹未尽。今日整理此次旅游的照片,出现了这样一张:

这张照片的时间地点:我们此次北欧行最后一天最后一个旅游项目——参观游览克林姆林宫结束,在克宫出口外在路边等候来接我们的大巴时。这张照片的形成过程:那天,在红场和克宫,完成了为期十五天的北欧全部游程,正准备登车去用午饭,然后直接赴机场回程上海。在克宫围墙外的路边那么一段并没多少时间中,几个团友还意犹未尽地端着相机,想再扫几个街景,多留几个印像。这时,两个女团友见到路边走来两个女孩,上前邀请她们一起合个影。岂料这一发不可收拾,两个女孩合影完,三个、五个、越来越多的走过路过的女孩、男孩、青年男女、成人都纷纷过来,相机快门不断,参与的合影者越聚越多,最后,团友们索性一起走入镜头,来了这么一张大合影。你看,没人组织,自发加入,个个笑颜逐开,人人内心洋溢着由衷的真诚和喜悦......这张照片,象征着整个旅游活动顺利结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更表现了俄罗斯人民,特别是莫斯科市民对中国游客和人民的友好情感!

正是这张照片,它撩动了我的心绪,使我很生感慨。

这次进入俄罗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各两天,从入境到出境整个过程,处处受到俄方地接社对我们足够的尊重、热情的接待和周到的安排。这些,现在去俄罗斯旅游的朋友很多,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十年前,我也进出过一次俄罗斯,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次也是随旅游团,去远东著名的海港(军港)城市海参崴。

        先说说当时入境的情况吧:

作者  | 2016-6-26 17:48:18 | 阅读(7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今日的红场、克里姆林宫

2016-6-16 16:29:30 阅读24 评论1 162016/06 June16

此次欧洲行的最后一站是莫斯科。

对于俄罗斯,我们的许多人,可能都怀有多种想法,我也一样,这些且略下不表。只是今天这个昔日的东方阵营的带头大哥,如今在为了和世界霸权的战略利益博弈和较劲中,正受多方的掣肘和重压而经受重重困难。现在强力总统普京的领导下,彼国人的日子过得怎样?民情社意如何?而莫斯科、红场也许是观察俄国的一扇窗户,可对俄国情略见一二。

5月21日,我们一行从圣彼得堡乘一夜火车到达莫斯科。上午,在和风丽日中我们游览了距莫斯科75公里的金环小镇谢尔盖耶芙的圣三一修道院,下午去莫斯科大学的所在地——列宁山,俯瞰了烟雨朦胧中的莫斯科全城景色。晚上,团里几位摄影爱好者搞定了导游,增加了坐地铁和红场夜游的节目,如愿了攻略中的红场夜景的拍摄计划。

薄暮时分,丝丝春雨使本已绿意盎然的莫斯科城增添了几分妩媚和水灵。雨点挡不住我们想一睹闻名遐迩的莫斯科红场浓烈兴致,出了地铁站,就迫不及待地疾步入场。

暮色四合,眼前的红场,在雨中,它壮美地显现着流光溢彩的的景象。长长的红墙,在泛光灯的照射下,映现的是一幅巨型的红霞;高高的塔楼尖顶上那颗五星,在夜空中闪射着红琥珀色的光芒;方正端庄的列宁墓静静地卧座在红墙边、似在关注着世事纷扰的今天;而国立历史博物馆,以那沉静的褚红色安然地座落在广场的一边,仿佛向人们细叙着这片古老的土地上的曾经的不凡;而用无数白炽灯勾勒出来的古姆百货大楼建筑线条,又如俄罗斯人那种热烈而强劲的性格;圣瓦西里大教堂的精美造型更是被显得五光十色;还有整个广场的条石地坪,被四周的繁灯照耀着,也跳动起其沾着的流光,在这水光和灯影的世界里,不愿示弱地张扬着自己.....

作者  | 2016-6-16 16:29:30 | 阅读(24) |评论(1) | 阅读全文>>

迪士尼一日

2016-5-31 21:06:59 阅读25 评论0 312016/05 May31

再过半个月,上海迪士尼就要正式开园了。几天前,有幸与一家老少共八人,游玩了试运营中的迪士尼。这是一次奇妙的游乐和难得的见识,度过了开心和享受的一天。

其实,我生性并不喜好热闹和多动,女儿带孩子去香港、东京等地的迪士尼,曾经征求我们意见,却一点也引不起我的兴趣而从未同行。而这次就在家门口,就当去见识见识也行。

驱车前往,到达停车场。下车时好一阵瓢泼大雨,打湿了裤腿和鞋袜,我心中还生有一点抱怨:长六七百米的一段路,为什么不建一条能避雨遮阳的长廊啊!但是雨势并没挡住人们来迪士尼的热情,只见一拨拨偕老携幼的人们还是冒雨涌向乐园的入口。

通过迅捷的安检、身份证验证后,进园时已是人流涌动、热闹非凡。

远处高高的城堡十分抢眼,满目的绿树鲜花美不胜收,各式欧式建筑错落有致、美轮美奂;一汪汪的潋滟水色,一群群笑颜逐开的人群,顿时感觉来到了另一番天地。

进园已见人流涌动

世界各地迪士尼中最高的城堡,这是其背面

园内水色清澈,绿树葱茏

园内一座普通的建筑,就像童话世界里的一样

这些欧式建筑既经典又灵活,人在画中游

女儿坐地铁早已入园,她东奔西突,已经排队领取了几个儿童游玩项目的入场券。我和梅娟则寻找了一个较悠闲的项目:游船。原本只以为这只是一个游览观景的项目,谁知上船启动,拐入那弯弯曲曲的小河道,船上的人们就欢呼起来:河岸上一组组萌萌的卡通动物,船通过时,顿时欢奔活跳起来,四周乐声响起,瀑布跌落,喷泉四射、彩灯跳跃,船上的人群中响起了一片赞美声和相机、手机中的快

作者  | 2016-5-31 21:06:59 | 阅读(2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载】抖落抖落看书那些事(五)——袁国林

2016-5-31 21:01:00 阅读23 评论0 312016/05 May31

谈谈读书中的学以致用

看书,讲到学以致用,或就可以称之为读书或阅读了。这个话题,我先用这么件事来作引子。

小学高年级时学游泳,那时的体育课是没有这个教学内容的,更谈不上去请个教练什么的。这时就上书店买了本学习游泳的小册子,按照册子里的文字说明和图示,从吸、呼气开始,到各种泳姿的动作分解图,在家里一个春凳上放个脸盆就练了起来。那时离家最近的泳池是位于愚园路上的第一师范学校的共青游泳池,从我家走去有好长的路,一路走时,脑子里就反复默念那些动作的要领。这一招果然灵验,下水没几次,人就能浮游起来,以后又学会了几种泳姿。不聪明的我,也算学会了一样东西。按图索骥,依样画葫芦,那本小册子教会了我游泳。

感到缺憾的是,下乡十年,在农场春播夏锄秋收冬天积肥搞柴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我来说十年只过了一年的日子,很难说自己有什么长进。其实,心中也有能否干点有技术含量的工种的愿望,譬如去机耕队开个拖拉机。因为我在学校参加过轮机兴趣班,从业余级的水平讲,也算是系统地掌握过有关柴油发动机的相关知识,对气缸、活塞、连杆、曲轴、火花塞等有关发动机的构造、运动进程、机件功能等是非常清楚的,当时我们还到交通大学轮机实验室去开车闭车捣鼓过一阵子。至于单缸发动机就更不在话下了,我参加过在水电路上的上海军体俱乐部的摩托车驾驶培训,学完理论后实践驾驶过美国的“大炮牌”、捷克的“佳娃牌”和我国的“幸福牌”摩托车,并取得了合格证书,如需要,凭此证当即就可去申领驾照的。还有,我还可去干些需要一定文化程度或专业知识的活,因为我相信自己的学习能力不会比旁人差到哪里去。但是,恐因为自己不善

作者  | 2016-5-31 21:01:00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清末词人邹弢的《漎溪八咏》

2016-4-25 19:00:55 阅读43 评论0 252016/04 Apr25

说明:《法华牡丹》和《再说说棣鄂堂和北园》两文上博后,引起了许多朋友的兴趣。在亲属圈、同学圈、队友圈的微信群中留下了许多热议和感慨,大家称通过博文,了解了对这片土地的历史流变,也唤起了一些朋友的儿时记忆(尽管两文还没陈述到我亲历的解放后法华镇的的场景和改造、发展等)。

我感谢朋友们对我的拙文的兴趣和评议,现全文转录《长宁区志》中的<漎溪八咏>一文,以前人充满文趣的咏句,进一步增进对这片土地的了解和对它寄予的情感。

—— 国林

漎溪八咏

清乾嘉年间,以李漎经(亦称李漎溪)沿岸集镇为中心,包括今徐家汇、龙华、曹家渡、静安寺等地的法华名镇,名噪一时。园林景色,闻名遐迩,文人墨客紛至,吟花賦景,故有“漎溪八景”;众多诗词,法华胜景尽入其中。此选录清末廋鹤词人邹弢所作诗八首。

吴淞帆影

吴淞江距法华北八里,通航太湖流域等地。

迷离烟水浪推花,

蜃气蒸空海市开。

无数浮梁商家舶,

东西风顺剪江来。

无梁夜雪

无梁殿在观音寺,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建),专以文石甃成,不用梁柱。

古刹凭空石甃成,

长明灯火烔三更。

今宵坐对西郊雪,

疑是琼楼玉宇行。

殿春花墅

殿春即牡丹。法华古镇有牡丹六十余种,传自洛阳。清嘉乾年间,以漎溪园(东园)为尤。盛花满畦,五色间出,花大如盘盂,可值万钱。游赏者远近毕至,邀请缙绅辈为雅集。

作者  | 2016-4-25 19:00:55 | 阅读(4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再说说棣鄂堂和北园

2016-4-25 18:52:13 阅读32 评论0 252016/04 Apr25

《法华镇和法华牡丹》上博后,引起了一些朋友的兴趣和议论。现在将与我们一些朋友有勾连的两处地方再说说。

一处是棣鄂堂(现法华镇路713号)。志书上是这么记载的:“棣鄂堂,建于清初,乾隆时为大理寺主持李丙曜奉养父母宅第,五间”三进,宅院周围厚墙高三丈。宅院内藏有一张花梨木龙床,雕龙数条,极为精巧,相传为乾隆南巡松江时所用,为李氏购得,藏于是堂。”

有关这只龙床的事曾在法华西镇的人几乎人人知晓,但传说的版本与现志书的记载稍有出入。我记得小时候街坊的议论是李家祖上是个大官,龙床是他为了乾隆南巡时有可能到法华来而准备的。现在《上海名镇志》、《长宁区志》这两本志书上这么记载,可以真的信有其事。文革中人们对龙床之事议论纷纷,对这龙床的去向有各种推测,而志书上记载,棣鄂堂内珍藏龙床的珠红阁 一直到1987年还在。

棣鄂堂一直是李家的后人居住,我小时候也经常进去玩,因为同学李天放就住在这个宅院的。我和天放小学都是长二中心小学六(四)班的,中学一起进入了延安中学,高中都在(3)班,我俩还都是团支部的委员,相处蛮投缘的。只是他现在深圳和美国两头居住,来沪的机会很少了。真有巧合的是,我的农场队友黄乃牧居然还是李家的亲戚,过去一直与之有过往,但一些长辈们先后故世后就疏于联系,现在通过我,他们的联络又恢复了,所以乃牧和棣鄂堂真的还是有牵连的。

另一处是北园。北园又名“丛桂园”,它位于西镇偏北(今延安西路1448弄),也就是现在的法华镇路第三小学和中华制药厂的位置。丛桂园初为州判王璞的别业,除园内遍植牡丹外,前后栽古桂树数十株,大俱合抱,八月

作者  | 2016-4-25 18:52:13 | 阅读(3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法华镇和法华牡丹

2016-4-17 12:17:17 阅读173 评论0 172016/04 Apr17

法华镇,一个已经消融于上海这个大都市的古镇。

解放前一年,我在法华镇香店木桥40号大院内的一个·平房里出生。

岁月的风雨,洗刷不掉历史的年痕,也抹不去人们的故土情结。我也如此。

更何况,我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没离开这块生我养我的土地,现在我的居家,离这块土地也只有一二里地,蹓达过去,只不过十来分钟时间;还有,大家庭中的不少亲属,仍在那里延续他们的生息。

于是,我一直留意有关这块土地流传的故事和记录的文字,特别是关于它的绵长的历史记载。只是最近,又翻阅了新版的《上海名镇志》,使我对它千余年的历史有了更完整、更确切、更可靠的了解。

《上海名镇志》中,有关法华镇的篇名为《融入大都市的沪西名镇——法华镇》。

只是志书中的篇幅太长,现据此梗概如下:

唐朝时,李漎泾是一条吴淞江的支流,蜿蜒曲折十余里,它南通肇嘉浜、蒲汇塘,水运便利,过往船舶和行人常在李漎经边停泊和易货。

北宋开宝十年(751年),惠禅和尚在李漎经北岸兴建了一座禅寺(今法华镇路525号),寺名“法华”,含有《妙法莲花经》佛经精妙、洁丽如莲之意。寺庙的建立,使香客纷至。庙会期间,四乡货物在此集散,促使人口向这一地区集聚。崇宁元年(1107年),李漎经南岸由僧人觉印创建寺庙,后赐额“观音慈报禅院”。

北宋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南犯,宋高宗南渡建都临安,北方居民大量迁移江南,一些缙绅富商和居民定居两寺周围,李漎经周边的居民聚落逐渐形成。民宅、商肆以法华寺为中心,沿李漎经两侧展开。

元至元二

作者  | 2016-4-17 12:17:17 | 阅读(17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我读管老师的《北大荒十年》之感慨

2016-4-2 23:35:53 阅读56 评论0 22016/04 Apr2

《北大荒十年》(续集)成功出版了!

得益于晓成和管老师之间不一般的交情,承蒙于管老师的重情和慷慨,我和我们分场的一些队友,很快捧得了溢着油墨清香的这一新书。在这,高兴地、真挚地向管老师道声“祝贺了!”“谢谢了!”。

这真是出自知青群体中难得的一本好书!

披页读来,如品嘬着那罐“引龙河小烧”,那么的浓香和醇厚。于是,白山黑水,寄情胸臆;大荒烟火,扑鼻而来;各色人等,个个鲜活;农计杂活,似重操持;犄角旮旯,一一映现;青涩汗泪,又上心怀;老友新朋,义切情重;......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好一幅当年往事的生态图,似一本旧事芝麻绿豆明细帐!

往事去哪儿啦?往事都回来啦!

  《北大荒十年》的一问世,即获好评如潮。不论是知青历史文化的研究者,还是有当年同度岁月的黑兄妹们;不管是自己熟悉的亲朋好友,还是那些在博客上痴迷神醉的粉丝们,大家交口称好,不吝赞词。更有陈建明、范国伟、姚晓兰等挚情好友兼文字高手,对此作序作評,既热情又中肯,字字珠玑,写得极好。我已建议我们的博客加以登载,让更多人一起分享,读后一定会有愉食甘饴之感。

不过,我与管老师未曾有过直接的交集,只是两次得到管老师的《北大荒十年》文作,但拜读之后,使我顿生感慨。管老师能以一己之力,洋洋洒洒地谋篇三百多,码字七十多万,将当年的知青生活和过往经历丝毫必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他以精准老到的文字功力,风味十足的风情描写,至真至诚的饱满情感,独具一体的语言风格,将我们的曾经,蜕化成出彩的文字作品而留存于世,这实在是值得大赞特赞的。

有道是“文如

作者  | 2016-4-2 23:35:53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抖落抖落看书那些事(四)——袁国林

2016-3-20 16:20:47 阅读31 评论0 202016/03 Mar20

从连环画大师贺友直去世谈说起

昨天上海的电视新闻和报纸上,都发布了曾荣获上海终身艺术奖的著名画家、连环画大师贺友直老先生去世的消息。《新民晚报》除在头版报道了送别賀老最后一程的具体情况外,还用了两整版刊登了家人、朋友的怀念文章,对这位出自草根,用一生的大智大爱奉献给普通市民的精诚德艺和具备了高尚情怀的艺术家表示悼念和缅怀之情。

连环画,在上海又称“小人书”,我们这辈人,谁小时候没有看过几本这样的“小人书”!记得幼时,可能还没有条件看过《儿童画报》和《少年文艺》的我们,一定是会有与小伙伴们抢看某本“小人书”的小情节的。我小时候,从家里上法华街,要走过香店木桥,下桥左手第一家店铺,就是一个专供外借的小书摊。店堂很小,大约只有十来平方米,依三面墙,排列着一个个书架,上面置放着一本本连环画,差不多就像现在的音像碟片店一样。书架前,还有几个小木凳,供在店堂里看书的小孩坐。看过些什么书,当然是记不得了,但大约能记住的是,在店里看,一分钱一本,外借,一本一天是三分钱,相当于当时一个大饼的钱。

是的,賀老“起于底层平民,他七十年来排除万难、艰苦卓绝,只一意儿致力平民读者喜闻乐见的连环画也即‘小人书’者,他以白描为主,硬是把此通俗的形式化为足可进入绘画史和历史的中国人物画绝对空前绝后的‘贺家样’,为小民写照,给历史传神,直堪光耀中外的海派新典范......”(著名画家谢春彦语)。这段文字,可认为是对賀老的一生社会贡献的最贴切的评价。

虽然我只是像上海的其他普通市民一样,只是仅从《新民晚报》上经常看到賀老对上海市井生活和社会百态的一些白描画图

作者  | 2016-3-20 16:20:47 | 阅读(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抖落抖落看书那些事(三)——袁国林

2016-3-3 14:58:17 阅读27 评论0 32016/03 Mar3

最爱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要说看书那档子事,真该抖落一下有关图书馆的那些过往记忆。

前两天,中学同学微信群中,同学Z发帖,要求证进校大门旁的那棵大树是什么树,几天来,同学们没人能回答出来。在我的依稀记忆中,进校门的右侧,有棵茂盛的大树。那棵大树姿态优美,旁逸的枝桠伸展开来,密密匝匝的枝叶犹如一个大篷盖,在干道的地面上洒下了浓浓的树荫。树旁,正是学校的图书室的入口处。这一片浓浓的树荫,给图书室平添了几分静谧。图书室,好像记得是这么叫的,确切的说,它应该是个小型图书馆。

图书室确实不很大,大概有三个教室的面积吧。进门左侧,是借书处和及背后的书库;其他面积,则是由一排排的长条桌和椅、墙边的报架,杂志架共同组成的阅览室。里面的光线不是很亮,天气不好时,应该会有照明的。

在这个图书室,我度过了不少课余时间。在这里,我看过魏巍、艾青等的散文集,借阅过《开顶风船的角色》等书。记得那时还借过一本词谱,就在这里,我把它誊抄在一本练习本上。遗憾的是,这本手抄的词谱,连同那本《词韵.》及另一本当初练习写词的习作本,一起带到过农场,回城后又多次搬家,现不知散落在何处了(同时遗落的还有一份在上海水电路军体俱乐部进行摩托车培训的合格证书。大概一直认为这些东西并不重要,没好好保管,也不知掉落在何处。现在想想,这些都是人生的履痕啊!)。

上 中学时学校里学习抓得紧,但家庭作业我却能在学校里就早早做完。有时候放学就在操场上玩玩单杠、双杠、爬爬绳、荡荡秋千,有时候就去长宁图书馆了。长宁图书馆在离校不远的江苏路上,进得一个大院子,是一幢半新不旧的楼房

作者  | 2016-3-3 14:58:17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上海市 长宁区 狮子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已逾花甲,心还未老,学习交流,天天向上
 
近期心愿建好博客,写好博文,交上博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