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心中的三百垧  

2012-06-14 09:34:55|  分类: 三百垧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打开博客,见其名为“哦,这一片三百垧”,心中不禁为之一震,赞叹晓成为我们的博客起了个好名。是啊,“三百垧”,这是一片怎样的土地啊?这是一片我们无数次用脚步丈量过的土地,这是一片我们多少人用汗水浇湿过的土地。它位于黑龙江省北部引龙河农场三分场场部往北约三里地,过了一个醒目的木制三角架(据说是国土部门航测用的标志物),便是一片一望无垠的农田,它面积足有三百万平方米,地形缓有起伏,远处的山峦与地头构成了美丽的天际线。

四十多年前,近八百名来自黄浦江边、 海河两岸、松花江畔的三地知青,上山下乡来到这里,耕耘和劳作在这片土地上,十年岁月,十番寒暑,这段经历谁能遗忘?春,冰雪初融,我们迎着依旧刺骨的寒风,顶着拖拉机履带卷扬起的漫天尘土,豪迈地站在那播种机上,随着犁头开劈的垅沟,播下新一年希望;夏,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为了铲灭与小豆苗争夺养分日夜疯长的野草,我们起早贪黑,争分夺秒,用地毯战术,挨个列队,每人飞锄数千米,恐只有乌云压顶,雷鸣电闪,才愿草草收兵;秋,是收割的季节,我们弓身弯腰,手持快镰,飞刀闪回,任由豆杆扎破了手套,镰尖划碎了裤腿,让成片成片的庄稼倒下,却在地头上,我们个个腰折得只想找块地垧趴下;冬,场院的活还没干完,北国已是天寒地冻、冰雪三尺了,昼短夜长,每天早早出工的进山打柴的车把式们,到傍晚已是满头的白须和冻霜,赶着气喘吁吁的牛车,步履蹒跚的马车,穿越这片被白雪覆盖的三百垧,走向一间间宿舍,一个个家属院,走向那些早已翘首已盼,等待暖炕的人们……

是的,正是这片土地,它天地相连,布幅辽阔,拓展了我们的心胸; 它肥沃软松, 深厚滋润,涵养了我们的底气。它使我们瘦弱的身骨,变得强壮;它使我们年少的懵懂,逐渐成熟;它使我们柔弱的性格,锻炼得坚强;它使我们过去的无奈,进化到执着;它使我们已往的踯躅,显现成果敢;它使我们感觉到的无助,现今已不再纠结……"三百垧",我们在你这里吮吸大地母亲的乳汁,蓄收神州大地的滋养,于是,我们挺过来了,我们走过来了……

四十多年过去了,天还是那地个天,地还是那片 ,但人间已经过了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历史进程的洗礼,我们这代人也已步入了花甲,我想,曾在引龙河农场三分场的队友,一定也会和晓成与我一样,对“三百垧”有种别样的感情。人生经历的坐标中,一定拉不下 “三百垧”在每人心中的位置。

2005年夏,我与上海和哈尔滨的知青队友近三十人回访农场,到了三分场,我们唯一的要求是去看看“三百垧”,老文陪我们走到场院北通往三百垧的路口,因为刚好前几天的大雨,这条机耕路口已过不了车,土路也十分泥泞,我们只得作罢。今逢“哦,这一片三百垧”开博,拙就此文,或许能弥补些未能去成“三百垧”的遗憾。

 

                                                                                            2012.5.27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