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我与解梁五十年  

2012-06-28 13:56:50|  分类: 黑土地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接乃牧来电,称解梁约我们几个队友在乍浦路一处饭店小聚。我坐在前往饭店的13路公交车上,只见车窗外长寿路天目路的都市各色景象飞驰而过,不免引起我的联想。是啊,日月如梭,每个人在时间的隧道里,都是个匆匆过客,就如现在坐在公交车厢里的我,从起点到终点,真用不了多少时间。又自然想到了今天聚会的主人——我的中学时代的同学、一起到北国黑龙江引龙河农场三分场下乡的队友、之后三十多年里又如君子之交般相处居然已经历了半个世纪——整整五十个年头了!

一九六二年夏秋之交,我俩各自从长宁区的两座小学进入了延安中学读初中,一九六五年又都升入高中,并被分入同一个班级。延安中学的学风、校风都很好,高考率是很高的,因此,我们的学习基础都比较扎实。当时,教育方针高举的是培养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旗帜,为此,我们每个人都似乎行进在一条平坦健康、前景光明的人生道路上。我俩的学习成绩都在上乘水平,解梁还是全校有名的围棋高手,而我则多参与了一些班干部的工作。

不料,文化大革命的爆发,一切都逆转了。虽然我俩都没有参加学校的三个红卫兵组织,也未曾去革过谁的命,但是,这场撼天动地的“大革命”,不但埋没了我们的大学梦,还被当时的极左路线和造反力量殃及了我俩的家庭:解梁的家被抄了;我的父亲也被扔进了牛棚,干起最重最累的活,我则每天晚上要代为父亲的“认罪书”------。

然后,经过短暂的“复课闹革命”,正不知能上什么课、读什么书时,上山下乡的风暴已漫天而来,我们无法无力逃离这历史性的命运裹挟,所能做的只是有限的选择:要么到公社去掙工分,那有江西、云南、安徽等多处地方可选;要么去黑龙江国营农场,那儿可以拿到农工工资。家里考虑到我年幼时体质较差,发育时又逢自然灾害,于是就选择了更有保障的农场。

同班一起到农场的还有解梁、国杰、蒋明和阿三(刘显昆)。蒋明和阿三都有特长,很快被农场派上了用场,我们三个则在农田里滚打。三年后,爆发性肝炎殃及解梁,他返沪回了家,疾病一直和他纠缠了五年;再随后,他在上海读书、办公司,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搏击。而我,则在农场整整呆了十年(一天也不多,一天也不少)。顶替回家后,随遇而安,在一个传统产业的国有企业里,经历了行业和企业的兴旺、衰退、破没的整个过程,一直干了三十一年半,才告老回家。

在这漫长的年月里,我与解梁还算时有接触和交往,人生的轨迹时合时分,疏而不远、密而不腻;而真正使是我俩的友情持续几十年的原因是,彼此的了解、肯定和信任。有这么几件事,一直在我的心头不能忘怀。

六九年三月,一位徐姓的工宣队把我们送到了引龙河。而后,延安中学的几十个同学,加之十八中学的男生,一同组成了两个排,由我和吴子健各带一半人马,开始了农场集体生活的岁月。从此,每天起床、列队、走操、早请示、出工收工、集合开会,少不了有我和子健吹哨叫号。但是,我没有手表,宿舍里又不见挂钟,为了掌握时间,就免不了时常烦扰别人。细心的解梁看出了问题,一天,没等我开口问时,就主动把腕中的手表褪下来递给我,也没多提什么,就说,你每天要用,先用着吧!我也没推辞,就接收了。那时,知青下乡时带手表的人没几个啊,而且还是一块白瓷面的英纳格表!(那时候家景好一点的人家,大人戴个上海牌手表就也算可以了)糟糕的是,因为生性有点木讷,那时我恐怕连一句谢谢都不一定会说。这块手表一戴就是好几个月,心中虽存感激十分之情,但表露的却是十分地不够。几十年来人生的感悟与工作的历炼,待人接物已不至当年那般木讷,但当年的那份感谢与疚意只能一起留在心底了!那年冬天回家,我将此事告诉了母亲,我妈听了把我数落了好一阵子,第二天就到天山一条街的钟表店买了块手表。此事在后来的小范围队友聚会或几个队友小酌时被提及过几次,不料一次解梁听后却笑着说,如果那时你不还给我,不至于那块表后来不知所终了。那是句不能言明,只能意会的话呀!本来是个佳美的话料,它的后续故事竟是件憾事,着实令人感叹,这道不如那道深( ⊙ o ⊙ )啊!

解梁在后来市场经济发展的大潮中,迎风搏浪,办公司,搞实业,把公司办到迪拜,将饭店开到墨西哥,其勇气和胆略令我十分钦佩。他的智慧和信义也为一流,这是人人称道的,本可在这经济变革的大海中遨游一阵。但,现实中人心已经不古,一些人对利益的追逐更是不择手段,而解梁毕竟是个温尔文雅、书生气质的人哪,人老实、会替人着想,还谦让,待朋友真心慷慨,可能由于我的多虑,使我一直关注着他。而我,凭在延安中学和农场锻炼的那些经历,随着本人档案问题的解决(我的档案八年之后才从引龙河回到上海,其过程曲折,当时也确实对我产生了负面影响,但也未必是坏事。这里省略了),在工作的单位很快得到了提升,三年之后,已担任了一个中型纺织企业的主要负责人。其间经过多次各类的培训学习,已获有国家经委颁发的《国有大中型企业厂长(经理)上岗资格证书》,加之在企业的实际操作经验,特别是办联营、搞合资、投股权,出租资产等方面,更是有很多心得和教训可鉴。所以,心中一直有个想法,能否与解梁有机会交流一下。仿佛解梁知道我的心思似的,有一次在看似闲聊的过程中,他说他在景德镇与人合办了一个瓷器厂,主要业务是按日本客户的订单生产出口瓷器。日前,对方提出来前段生意不好,现在有单子了,但资金不够,希望张老板能增加资金的投入,你能否和我一起去趟景德镇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在我对瓷器和外贸交易方式也不全是个门外汉,去了之后,看了产品、生产管理情况,了解了其合作方式、经营模式,观察了对方的人品,有了初步印象,对介梁谈了不少看法。后来解梁最后如何决策、我的意见起了多少作用,我未继续探究,因为解梁那时无论做什么决定,我相信一定有其道理。但是,解梁处理业务大事时想听取我的意见,这种信任却使我有着很深的感受,多少年来挥之不去。

还有一桩令我感激的事,是我们四十周年全分场上海队友聚会筹备阶段解梁积极捐款之事。当时,全分场的上海队友,都十分热切地希望将四十周年大聚会办成一个令人难忘的活动,许多队友积极参与了前期的筹备工作,涌现了许多令人感动的人和事,这也给筹备组的同志极大的促动和鼓舞,大家认真仔细地设计了活动的方案并作了具体的资金预算。为了组织尽可能多的队友参加此次活动及招待好远道而来的哈尔滨和天津战友,确实需要筹集一部分资金,而这个任务又主要落在我身上,可是我平时比较疏于和大家的联系,也不足于有这样的影响力、威信、气场来完成这件硬任务,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在这种情况下,筹备组的一些同志带头了,国明不但带头挑了重担还帮我做了不少工作,一些队友也积极主动地表态承担一部分费用,但是,缺口还是存在。这时有人提到了解梁,但我知道,解梁许多业务已经停了一段时间了,近年来一直在照料年迈病重的老父亲,我怎么开得出口要他出资捐款呢?心里纠结了多时后,后来按捺不住还是向这位老同学拨通了求助电话。电话那头,解梁没有二话,只说如没时间送钱过来的话,就在活动当天把钱送至会场。

这事的下文是,资金筹措完成后,各项准备工作也基本就绪了,按照原来的说法,此时应该先召集参与捐款的队友碰个头,向他们介绍一下聚会活动的筹备进展情况、捐款的作用及资金预算安排,并代表筹备组向这些幕后的奉献者表示感谢。但为这事与他们联络时,解梁、大富、小龙他们都表示,这不用了,现在正是你们需要花钱的时候,我们相信你们!听了这些话,我真感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解梁与我五十年,我平铺直叙了这么多,其实还略掉了一些其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想离开键盘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思绪无法挽住,我想继续往下说的是:我与解梁五十年,这种关系和友情,它没有酒足饭饱后的高调豪言,却有一杯绿澈茗茶留有的缕缕清香;它没有为朋友亮刃插刀的旦旦信誓,却有将朋友一直存放于心中的满腔情义;它从没有“情同兄弟”类的渲染表白,却有着不即不离的从容淡定;它没有夹掺任何杂念为己留存的空间,只有在你我有需时递送自己的关切和真心……。

还是回到文中开头的场景吧!13路公交车还在疾驰,已经拐入了一片新景的海宁路了,收敛了还在飞扬的思绪,我心中还要默默地祝愿:愿我俩的友情,愿我们与所有队友的友情,像着来时路上的车流滚滚不息、源远流长;愿我们每个队友每天的金秋生活,如同一路上的美景,新象万千,美好灿烂!

 

我与解梁五十年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我与解梁五十年 - 我们的三分场 - 哦,这一片三百垧

 


  评论这张
2012年06月28日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转发至微博
2012年06月28日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转发至微博
0人  |  分享到:        
阅读(39)| 评论(5)| 转载 (0) |编辑 |删除 |推送 |置顶
 
 
闲话 “喝茶”
历史上的今天
相关文章
最近读者
zhenggaofa
zhenggao
guojieyu3
guojieyu
江北
江北
wykdoc
wykdoc
miaomu_h
miaomu_h
评论

2012年06月28日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我们的三分场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