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回忆当年的积送肥大会战  

2013-01-07 13:12:59|  分类: 三百垧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上海也进入了寒冷的冬天。元旦前后,已飘过两次雪,但新闻报道北方今冬的气温偏低,有的地方,积雪已相当深了。这样,不免又想起当年在农场的度过一个个寒冬,印象颇深的还有当年的积送肥大会战的难忘场景。

       七十年代中后期,全国“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运动如火如荼,但在农场,“农业学大寨”的口号却不怎么被叫响。我I想,这可能是两方面的原因吧:一是所有制不同,农场局下属的农场是国有企业,不是人民公社的集体所有制;二是它的生产组织方式与耕作方式不同,农场已是大规模的机械化现代生产方式了,而广大的农村大都还是靠传统农具和畜力耕作。所以,农场职工和公社社员一起搞“学大寨”  ,一时还扯不到一块儿。

        但是,“学大寨” 毕竟也是为了农业丰产、农民增收,农村变样啊,终于,农场也有动作了.。本来就对工作充满激情 的革委会主任高磊带领领导班子对引龙河农场的农林牧副渔和场容场貌等方方面面的工作进行了全新的规划划和安排,并召开全场干部大会进行部署和动员  。引龙河的南北中各个分场顿时热气腾腾,你追我赶 ,一场 不叫响“学大寨”口号的“学大寨”运动全面铺开了。

         所有的事情中,最主要的是提高种植的粮食产量。按当时计划经济时的做法,粮食品种的种植面积由国家收购的计划所定,而我们农场是将的小麦作为最主要的粮种秋收后上缴国家龙镇粮库。为此,当时将小麦亩产二百斤作为首要的目标和任务。

        要提高小麦的单位面积产量,自然有许多农业生产的技术措施可采取,但根据当时的条件,能大规模劳力投入的,恐怕就是提高因连年种植,已经肥力渐退的大田施加肥料了。于是,一场积送肥大会战被“天大寒,人大干,誓叫引龙河换天地”的口号动员下开展起来了。

        冬天,东北本来昼短夜长,早上天还未透亮。原来下大田的我们,就首当其冲,全副武装地扛起洋镐,提着铁锨出工了。所谓积肥,实为刨粪。主要就是将一年中猪马牛鸡圈里起出的已完全冻住的粪堆用镐子刨开、然后送往大田撒开。再通过犁耘耙等一些机械作业,将这些肥掺和在土里,以达施肥的作用。

        当然,刨肥绝对是个体力活。抡起大镐,狠狠的使劲,向下砸去,镐尖与已冻成冰硬的粪堆相击,紧握镐柄的虎口被震得发痛,而溅起的冰粪的碎屑直扑身上。由于高纬度地区的严寒,出工必须身上裹严实了,脸上还捂了口罩,但不一会儿,还需不时抖落抖落帽子,口罩,衣服和鞋帮上的这些冰粪碴儿。虽然这活儿又重又累,但当时却没有人退缩,干的来劲的时候,气温虽然零下二三十度,但身上还是出了汗,所以索性摘了口罩解开或者脱了外穿的棉袄,呼出的热气,瞬时使帽檐和眉毛上挂满了白霜。

        各个分场的积肥会战轰轰烈烈开展起来后,场部还组织了积肥大会战比赛。赛场设在一分场,各个分场都派出了体力好、有些刨肥技巧的精兵强将前去参加。

       刨下的粪块,大小、形状不一,被码成或堆成一起,估算体积,算是完成的活儿,或作评比的依据。到了一定的数量,就有拖拉机、马车、牛车拉到大田。车在田里走,车上的人就用铁锨往车下拨卸粪块,白雪茫茫的大田里,除了留下车轮沉沉的辙印和无规则撒落大小不等的一些黑色粪块,积送肥的任务就这么地的算完成了。

        但这样粗放的方式并不一定能收到理想的效果。第二年庄稼出苗后,发现了两种情况:一是应是平整如毯的麦田出现了一摊摊苗特别的地方,此处的苗颜色浓绿,长得又壮又高;二是凡是苗好的地方,往往稗草也在一起疯涨。

        原来,这样的施肥办法,虽然也经过翻、耘、耙等作业程序,但粪肥还是能不均匀地分布的;另外,这些粪根本没经过发酵,畜粪中的水稗草籽又重新发芽,稗草的生命力极强。

       第二年,方式改进了,除了继续刨肥外,一部分肥拉到场院上和化肥尿素拌合在一起,通过挤压机(和我们平时所见的绞肉机原理完全一样)挤出的混合肥颗粒,装进麻袋,春播时和麦种一起,在播种机前的铧犁开成的垄沟,播撒入地。

       这样的积送肥大会战到底成效如何,我还真不知道。因为之后的这些年头,也未听说引龙河的麦子亩产达到二百斤的消息。但我想,这些肥在田里,总是利大于弊,有机的成分总会被分解而早晚要被植物吸收,只是绵延无际的大片农田,靠镐头刨出的那些粪肥来增加地力实在是杯水车薪,太微不足道了。

       倒是当年我们知青和农场干部职工被激发起来的战天斗地般的精神、热情和干劲,却是我们那个年代燃烧青春、奉献年华的岁月写照,不会使我淡忘。

        下面,是我在一九七五年冬在笔记本上写下的关于当时积送肥大会战的场景的“小诗”:

 

学田间新体诗一首——积送肥大会战余咏

 

镐镐击地入地远,

声声震天传天外。

 

严冬未曾接酷寒,

腾腾热气已冲来。

 

冰花映着红花闪,

红花笑迎冰花开。

 

                 ——肥堆山,

                          人流川。

 

月儿弯弯意不怠,

星星早辞把眼闪。

 

满车黑肥大板载,

铁牛吁吁把气喘。

 

晨曦未走日奔来,

腕上手表不知点。

 

               ——人勤早,

                       日不短。

 

学大寨,劲冲天,

改河山,要换天。

 

壮志溶成水与汗,

豪情化作力无边。

 

农边战士唱大寨,

大干高潮掀起来。

 

               ——引龙地,

                      重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