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文革”中的父亲  

2015-01-03 21:31:23|  分类: 心路水无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在上海武警总医院的病床上,缠身多年的痛风病终于造成肾衰竭而导致了我父亲与他的人生作了最终的的告别,安静地离开了他深深依恋的美好人间。

三年来,父亲的高大的身影,时时浮现在我的脑际。我深深怀念我的父亲,他不仅生养了我,更重要的是,他用无声的行动、操守教会了我,怎样做一个站得正、立得起、行得善的人。

其实,父亲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他身上并不具备有任何值得夸耀的东西,譬如身世、文化、职业和财富等等,他拥有的仅是社会芸芸众生中一个凡人的人生经历中所显现的人之秉性和所具品质,但所有的这些,已足够我受用终身。

就说“文革”中的那段往事吧!

“文革”中,我当了逍遥派,闲来无事,在家被居委会叫去帮点小忙。一天,我正在隔壁安和新村的围墙上,站在一个高櫈在白壁上划格子,拿着一罐大红漆,按照纸样,在募画一个毛主席的木刻侧面头像。不料,被匆匆过来脸色异样的母亲叫回了家。到家,父亲已端坐在饭桌边,很沉重地对我说,厂里造反派要我写交代材料。天哪,怎么回事啊!我家家境平平,普普通通,父亲工作积极,年年是厂里的先进生产者,文革前不久,还作为老先进,被送到杭州屏风山工人疗养院去休养;父亲正派大度、待人亲善,人缘极好,在街里邻坊同事亲友中有口皆碑;哥哥航空工业学校毕业,在大三线三机部(航空工业部)一家厂子工作:我在延安中学上学,还是个团支部组织委员,可从没听说过我家有什么问题啊!怎么“清理阶级队伍”,遭殃到我家里来了!像五雷轰顶,我半晌说不出话来。父亲稍后又缓缓地对我说,这事解放初“三反五反”都交代过的,并且是作了“一般历史问题”的结论的。

就这样,父亲跟我说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抗日战争胜利时,父亲二十四岁,正在法华镇一家米店当店员。一天,他被叫去和一些人到了海宁硖石镇,在火车站贴了庆祝抗日胜利,欢迎国民政府接管等内容的标语。但这些人冠以的名称却大得很,叫“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沪杭工作队”。这不,让造反派把这当作军统特务组织了!

“现在,厂里要开大会,叫我交代认罪,你就代我写写吧!”父亲对我说。渐渐地,我平复了心绪,开始了“交代认罪书”的执笔。

交代书还是这样交代,只是“认罪”认识上得要往上提啊,于是诸如“帮蒋介石下山摘桃子”、“做国民党反动派的帮凶”等穷凶极恶的词语都用了上去。

以后,这样的交代和检查又写了几次,每写一次,预示着又有一次批斗。

但是,要过这个凶险关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父亲被揪了出来,并调到了一个在厂子里最重的劳动岗位——推盘头,这个工作就是将经纱织轴从浆缸间推到穿棕间,穿棕完之后再推到织造间,它不需要技术,要的是很大的力气和掌握平衡的小技巧,如果不稳,铁质的盘头倒地砸了脚,这就不可是玩的了。我父亲,一个近一米九十高个,整天哈着腰,每天将几十个300多斤重的盘头小车推来推去,回到家,早已筋疲力尽。带回家的的蓝色工作衣,背带裤,没有人吩咐,我见着就拿到水井边洗涮。这些衣裤,渗着汗盐、沾着油污,洗起来虽然很费劲,但是比起此时父亲精神重压和体力消耗,我做的这些,是理所应当的。

尽管如此,为了不让家人受此磨难的打击而不影响各人的学习和工作,在整个过程历时两三年期间,父亲从来不在任何人面前提及此事,更没有喊过一声怨,道过一声苦。家中哥哥在陕西汉中工作,没有写信告诉他;弟弟和妹妹都小,也可能根本不知道家里还有这么大的事爸妈在扛着;亲友和邻居更别说了。在家里,我们尽量保持着生活的原样,只是盼望人魔不分的时间快点过去,能早日卸掉背负沉重的包袱,还我们做一个平常人的资格和一家生活的安宁。

后来,云开日出时,父亲很顺利地按照政策,回归到正常的职工队伍中,也回到了原先的工作岗位。

时过境迁,十多年过去后,我顶替进了父亲上班的工厂。进厂后,我逐渐知道,“文革”中,厂里很乱,造反派分作两派,斗得厉害。其中有些打手,关押打斗,出手凶狠。后来这些人,有的被定为“几种人”,受了处分;有的灰溜溜离开了厂,到别处去了。有次,我问父亲,当时造反派头头是谁啊,哪几个是打手啊?父亲听了,朝我看了一眼,不作回答。又过了若干年,我已当了这个中型纺织厂主要负责人,考察任用干部更是我的主要工作。有次家人一起闲聊时,我又提及了类似问题,父亲还是轻轻摇摇头,不肯吐露只字片句。父亲的为人我知道,他平时是绝对不允许家人在背后议论他人的家长里短的,别说这样正经八门事,他是绝不会吐口,再说,他更不会用用一己之见来影响我在厂里工作中的待人处事等等。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人,虽说他没有很高的文化,也不善言辞,但是,他心中想的实在是明明白白,大是大非绝不会失之毫厘;他也绝不会将自己的困苦愁难分解给别人,而始终是自己一人默默地担受;他也不会将自己个人的得失恩怨一直寄存于心、也极力避免轻易评判别人;他还明白,像“文革”中的虽然自己也经受了这样的事,这是国家和社会的大灾大难中的一个小涟漪,没有必要把自己那么点伤痛过于计较。

是的,即使是一个最普通平常的人,有如此胸襟、有这般睿识、我仍认为是一个有品格的人,一个值得永远怀念的人,更何况是我父亲。他的经历中所呈现的人品的闪烁之处,对我一生的修为和成长,是起了无可替代的作用的。

今天,是父亲三周年祭日,以此篇文字,寄托我的哀思和缅怀。

                                                                                                             2015.1.2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