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抖落抖落看书那些事(三)——袁国林  

2016-03-03 14:58: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爱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要说看书那档子事,真该抖落一下有关图书馆的那些过往记忆。

         前两天,中学同学微信群中,同学Z发帖,要求证进校大门旁的那棵大树是什么树,几天来,同学们没人能回答出来。在我的依稀记忆中,进校门的右侧,有棵茂盛的大树。那棵大树姿态优美,旁逸的枝桠伸展开来,密密匝匝的枝叶犹如一个大篷盖,在干道的地面上洒下了浓浓的树荫。树旁,正是学校的图书室的入口处。这一片浓浓的树荫,给图书室平添了几分静谧。图书室,好像记得是这么叫的,确切的说,它应该是个小型图书馆。

        图书室确实不很大,大概有三个教室的面积吧。进门左侧,是借书处和及背后的书库;其他面积,则是由一排排的长条桌和椅、墙边的报架,杂志架共同组成的阅览室。里面的光线不是很亮,天气不好时,应该会有照明的。

       在这个图书室,我度过了不少课余时间。在这里,我看过魏巍、艾青等的散文集,借阅过《开顶风船的角色》等书。记得那时还借过一本词谱,就在这里,我把它誊抄在一本练习本上。遗憾的是,这本手抄的词谱,连同那本《词韵.》及另一本当初练习写词的习作本,一起带到过农场,回城后又多次搬家,现不知散落在何处了(同时遗落的还有一份在上海水电路军体俱乐部进行摩托车培训的合格证书。大概一直认为这些东西并不重要,没好好保管,也不知掉落在何处。现在想想,这些都是人生的履痕啊!)。

       上 中学时学校里学习抓得紧,但家庭作业我却能在学校里就早早做完。有时候放学就在操场上玩玩单杠、双杠、爬爬绳、荡荡秋千,有时候就去长宁图书馆了。长宁图书馆在离校不远的江苏路上,进得一个大院子,是一幢半新不旧的楼房,楼房中西合璧的内外装饰风格,进入双开门的大厅,地面铺的是彩色的外国瓷砖。底层大厅改作了阅览室,一排排长桌和椅子是当时各个·图书馆的标配。当时,在此看书的人还不少,空间略显逼仄。没有空调,高高的天花板上悬挂着几个风扇唰唰地转动,还有就是静静的翻掀书页的声音。当时借书不像现在通过电脑检索点击打印就行,而是在一个有很多抽屉的目录柜里,抽屉的面上按书的分类贴有诸如“文学”“数学”标志牌,每个抽屉内有一张张的打了孔的卡片被穿在一根小铁棒上,每张卡片代表一本书,写着该书的书号、书名,作者、出版社等。借书时,你只要拉开相应的抽屉,耐心地将书卡一张张拨过,就能找到你所需要的书了。

         我还去一个幸福路上的一个图书馆。幸福路虽然是条不经意的小马路,但在上海也曾经热闹过一阵子。那是大跃进年代,城市里也大搞城市人民公社,幸福路是个典型,引来了各路人马的参观学习。图书馆是否当时人民公社的产物而留存了一段时间,这不得知了。这个图书馆是个朴素的砖木结构的二层建筑,从木扶梯走上二楼,里面倒是宽敞,室内的亮度和通风也可以,只是建筑本身没有体现风格的装饰符号,看上去有些像个大食堂。只是看书人并不会计较,反倒是那种坦然和无华的环境可能更契合读书人的心境也说不定。

        少时的图书馆情结随着年长还在延续。

         刚回城顶替进厂。大约半年多后,厂里要在陕西南路550弄的仓库拆掉建一职工住宅,厂里没有土建工程师,这项工作就交给了我。550弄的斜对面就是当时的卢湾区图书馆(现在的“明复图书馆”),我经常要到工地现场,于是连看书加办公,进出这个图书馆就是经常的事了。我还在这个图书馆完成了后来成为工程师论文的的大部分工作(除了制图部分是回厂做的)。

        九十年代,上海图书馆新馆在淮海路高安路口建成。我的同事、党办主任小周是学中文的,他也是个读书迷,我俩一起去办了借书卡,但没有太多用过。近年,全市各区和街道的图书馆实现了联网,成了“一卡通”,偶尔,我也会用上这张卡,今后如果有更多的富余时间的话,我想这卡还会有发挥更大作用的时候。但值得欣慰的是,虽然我现在很少持卡去借书,但是去图书馆的机会却是完全不见少的。原因是,我每个星期要送两个外孙去参加参加一些外教和兴趣活动,送接之间有少则一个小时,多则而、三个钟点的时间,我就可以利用这样的碎片时间找个安静的地方看会儿书,这个小愿望很容易地实现了。譬如:在长宁区少年宫学画画、在区工人俱乐部学“迪士尼英语”,江苏路街道图书馆近在咫尺;在天山路“学而思”学数学,步行五六分钟可去天山街道图书馆;在丰庄“金沙丽晶苑”学琴,一墙之隔就是真新街道图书馆。于是,我现在成了这些图书馆阅览室里的常客,到时,去翻翻报纸,看看杂志,时间过得很快,有一次,还错过了接孩子的时间,急急飞奔接了孩子,却发现手套、雨伞都忘在了图书馆!

         看来,图书馆确实是我最爱去的地方。虽说现在正慢慢步入老境,但我与图书馆的交集及产生的情愫可能还在继续延伸、生展.......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