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再说说棣鄂堂和北园  

2016-04-25 18:52: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我们的三分场《再说说棣鄂堂和北园——袁国林》

           《法华镇和法华牡丹》上博后,引起了一些朋友的兴趣和议论。现在将与我们一些朋友有勾连的两处地方再说说。

            一处是棣鄂堂(现法华镇路713号)。志书上是这么记载的:“棣鄂堂,建于清初,乾隆时为大理寺主持李丙曜奉养父母宅第,五间”三进,宅院周围厚墙高三丈。宅院内藏有一张花梨木龙床,雕龙数条,极为精巧,相传为乾隆南巡松江时所用,为李氏购得,藏于是堂。”

         有关这只龙床的事曾在法华西镇的人几乎人人知晓,但传说的版本与现志书的记载稍有出入。我记得小时候街坊的议论是李家祖上是个大官,龙床是他为了乾隆南巡时有可能到法华来而准备的。现在《上海名镇志》、《长宁区志》这两本志书上这么记载,可以真的信有其事。文革中人们对龙床之事议论纷纷,对这龙床的去向有各种推测,而志书上记载,棣鄂堂内珍藏龙床的珠红阁 一直到1987年还在。

       棣鄂堂一直是李家的后人居住,我小时候也经常进去玩,因为同学李天放就住在这个宅院的。我和天放小学都是长二中心小学六(四)班的,中学一起进入了延安中学,高中都在(3)班,我俩还都是团支部的委员,相处蛮投缘的。只是他现在深圳和美国两头居住,来沪的机会很少了。真有巧合的是,我的农场队友黄乃牧居然还是李家的亲戚,过去一直与之有过往,但一些长辈们先后故世后就疏于联系,现在通过我,他们的联络又恢复了,所以乃牧和棣鄂堂真的还是有牵连的。

       另一处是北园。北园又名“丛桂园”,它位于西镇偏北(今延安西路1448弄),也就是现在的法华镇路第三小学和中华制药厂的位置。丛桂园初为州判王璞的别业,除园内遍植牡丹外,前后栽古桂树数十株,大俱合抱,八月花放,香溢四方。而后,园归贡生李应增所有,将其扩大,并易名为“遂初园”,园内有丛桂堂、坐花醉月、听松山房、石虹池馆、调鹤榭、水木清华云阁、吟巢、饯春别墅等胜迹,另有式训楼藏书万卷和许多古鼎尊彝、宋元墨宝。清末廋鹤词人邹弢所作的法华八景的诗篇中有如是一首是咏此园的:

                  丛桂早秋

            新凉如洗作中元,

            丛桂留人满北园。

            不比小山招隐士,

            至今避世当桃园。

        法华镇路第三小学在我们读书的时候名为长宁区第二中心小学,也是区里的一所重点小学,有不少同学中学都进了延安、复旦、番禺等中学。可见,小学的校址,曾经真是一个充满人文气息和历史旧韵的灵秀之地,这对我的同学和孩时同校的伙伴们来说,有缘与这样历史景象有个不经意的际会,是不是心中会由生些许雅趣和乐意啊!而这一故土上的中华制药厂,它的产品是早已行销四海的龙虎牌清凉油和人丹,想必我们每个人都与之曾有小小的勾连吧,谁会想到,它的出品地,竟然在历史上还有这样的说头!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