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溪畔人家

捡拾记忆的碎片,拼写憧憬的画页

 
 
 

日志

 
 

进出俄罗斯  

2016-06-26 17:48: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完《今日的红场、克林姆林宫》,总觉得意犹未尽。今日整理此次旅游的照片,出现了这样一张:

进出俄罗斯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这张照片的时间地点:我们此次北欧行最后一天最后一个旅游项目——参观游览克林姆林宫结束,在克宫出口外在路边等候来接我们的大巴时。这张照片的形成过程:那天,在红场和克宫,完成了为期十五天的北欧全部游程,正准备登车去用午饭,然后直接赴机场回程上海。在克宫围墙外的路边那么一段并没多少时间中,几个团友还意犹未尽地端着相机,想再扫几个街景,多留几个印像。这时,两个女团友见到路边走来两个女孩,上前邀请她们一起合个影。岂料这一发不可收拾,两个女孩合影完,三个、五个、越来越多的走过路过的女孩、男孩、青年男女、成人都纷纷过来,相机快门不断,参与的合影者越聚越多,最后,团友们索性一起走入镜头,来了这么一张大合影。你看,没人组织,自发加入,个个笑颜逐开,人人内心洋溢着由衷的真诚和喜悦......这张照片,象征着整个旅游活动顺利结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更表现了俄罗斯人民,特别是莫斯科市民对中国游客和人民的友好情感!

        正是这张照片,它撩动了我的心绪,使我很生感慨。

        这次进入俄罗斯,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各两天,从入境到出境整个过程,处处受到俄方地接社对我们足够的尊重、热情的接待和周到的安排。这些,现在去俄罗斯旅游的朋友很多,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十年前,我也进出过一次俄罗斯,却是完全不同的感受。那次也是随旅游团,去远东著名的海港(军港)城市海参崴。
        先说说当时入境的情况吧:

        首先,在绥芬河出境时,先得把手机交了。因为俄方规定,游客进入俄罗斯,不能带手机。现在看来,多么不可思议,况且,那是的手机并不智能,只能通个话、发个短消息而已。

        特别是通关过程,更是令人唏嘘不已。绥芬河到海参崴的列车,绝大部分的乘客其实都是俄罗斯做生意的小贩小商,他们肩扛的、手拽的,全是鼓鼓囊囊的从中国进口货物的大麻袋、大布包。到站时,他们个个汗流浃背,一边喘着大气,一边前呼后唤,争先恐后地涌向通关口。通关房小道窄,虽然工作人员慢条斯理,但有一点,他们执行得很好:“国人优先”。所以我们入境的外国人(其实也没看见其他国籍的人)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这些“跑单帮”地一个个通过,而我们只能规规矩矩地排在他们后头,在逼仄、充满浑浊和吵闹声的屋里难捱地蠕动着。而这时,队伍中又低声传递了一个不大不小事件的消息:原来有个中国人忍耐不了这样的闹杂环境和漫长等候,到外面小卖部买了瓶啤酒解解渴,不了刚喝了没两口,就被警察“抓起来了!”哇塞!原来说是俄罗斯法律规定,人们不能在公共场所喝酒,否则以“酗酒”论处!我们也不去打听此事的如何结果,心中思忖的是,人家初来咋到,不就提醒或劝阻一下就行了么,何必搞得这么大动静!

           到海参崴城里,列车还有一二百公里的要走,沿途山林,草地连绵,没有一点人为开发的痕迹,倒还是那番原生态的模样;偶尔,路过一家早已停产的军工厂的破旧厂房和几户凋敝的农舍。我们打听,为什么不可引进一些中国的人力和资本,来个农林牧副渔,好好发展发展呢、导游回答说,当地是绝对不容许中国人来投资、承包、租赁等等的,别看这么多俄罗斯小贩在做中国人的生意,但中国人在那里开个小店、摆个小摊也是不可以的,尤其在远东地区。

        好在城里,还有西伯利亚铁路线的零公里处的火车站、站前的列宁广场、沿海的防御工事改成的历史博物馆几处景点可看。或许地缘历史的关系,远东的俄罗斯人对来自中国的人基本上都是抱着那种冷漠、警觉、排斥的态度。

       吃和住等待客之道,同样不能恭维。住处在一座大楼里,再简陋不过的设施,卫生间窄得能否容一个苏联老大妈进入都是个问题;吃的更差,我们到超市想弄点食物改善一下,不了食品柜台只有“大列巴”和由各种蔬菜不同搭配而成的各样色拉,“那不全是一个味吗?”令我们真是哭笑不得。记得在海滨的大棚里,只有一种海鲜:霸王蟹没有了身体和肉兜,只有盐水煮熟的蟹肢和蟹钳,我们向面无表情的营业员要了些肢肢脚脚和两瓶啤酒,虽然价格不菲,也算在这异国他乡奢侈了一把。

        当然,这个当时看来像五十年代中国一样的地方,实在出于我的意料之外 。吃住怎样  ,景点如何,这并不重要,但是对造访的游客  ,没有尊重和热情,这是留我心里最主要的印象。

        当然,时月已过了十年,一切都时过境迁了,我更不能将十年前在俄远东的一个小城的所见闻和欧洲部分的彼得堡和莫斯科这样发达文明的地区以偏概全地等同而论。十年来,国际形势有了很大的变化,在各国都为自己的战略利益博弈中,国与国的关系亲疏也是不断在动态变化中,官方和民间的交往都受之支配或影响;还有国运昌盛,国富民强,最终惠及百姓,普通的国民才能在国门外得到他人的尊重和礼遇,这才是一条朴实的道理。

      两次进出俄罗斯的不同感受,还有克林姆林宫旁的那张合影也许是一个可喜的映见。

进出俄罗斯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大家纷纷举起相机对着越聚越多的这一群人按下快门,留下这美好难忘的一瞬间

进出俄罗斯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从圣彼得堡进关后 ,我们就在这时尚漂亮的大厅里休息、候车

进出俄罗斯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一出关,就有一支小乐队奏起了“红莓花儿开” 来欢迎我们

进出俄罗斯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在莫斯科大学门口不远处,一群大学生在我们面前热情地跳起了迪高 

进出俄罗斯 -  溪畔人家 - 溪畔人家

在亚历山大花园,莫斯科地接导游、克宫的专职导游正在积极联系进宫事宜。旅行社还配置了一位专门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随时注意队伍周边的安全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